搜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8|回复: 0

也談楊紫芝「港獨好奇怪」論

[复制链接]

52

主题

52

帖子

17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4
发表于 2018-8-22 15: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月中,《明報》刊登一篇香港大學醫學院內科學系榮休教授楊紫芝的專訪。在專訪中,楊紫芝指出她覺得「港獨好奇怪」,並指「當時要去宣誓,宣稱忠於香港政府、英國政府,我心就話,雖然我係忠於香港(港英)政府,始終我係中國人,(如果)中國同英國打仗,我就會倒轉槍頭幫番中國啦。」

楊紫芝教授。照片來源:公開大學影片截圖


對於楊紫芝在英國人面前發假誓,這種行為有機會違法。不少評論員例如林忌先生已經撰文讉責,固在此不贅。但對於楊紫芝為甚麽會抱持如此立場,我卻有另一番與別不同的見解。
愛仰或不愛任何的事物,認同與不認同一個組織或一個國家,以至視自己為「香港人」還是視自己為「中國人」,大多數人均會有其自身的立場。相信大部份人都覺得,自己抱持任何立場,均是經理性的分析而成的,這是真的嗎?
很遺憾地,以上愛與恨,認同與不認同不同組織,以至國族認同這些立場,大部份人的立場實際上並不是源於理性,而是源於自己的經歷和感情,以至曾經結下的私怨。
楊紫芝之所以會認為「始終我係中國人」,基本上是源於她曾經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和文革時期。在專訪中,她亦有承認這點。她在專訪中說到:



楊紫芝以至任何曾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人,四年間每天看着一大群樣貌和膚色上與自己相同的人被殺。以至在往後的文革時期,這群曾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再度見到一大群樣貌和膚色上與自己相同的人,在與香港接壤的中國一個個被殺,屍體更隨水流漂到香港。如果一個人曾在成長時和長大後看着這些景象,總會產生一種悲憤之情以至對中國的一份同情。
由於不論是二戰時經或文革時期,中國均十分弱小,這些經歷會令生活於上世紀,經歷過二戰和文革時期的香港人將「中國人民生活困苦」和「中國不強大」兩者扣連,並認為只有中國強大人民生活才會有所改善。這種思想,可稱之為「中國民族主義」,亦即「以中國為本位,以中國利益為綱」。
於這種情況下,楊紫芝以至其他生長於那個年代的人,基本上無法以抽離的方式觀察時局,明白他們在香港安穩的生活,源於弱小和陷入混亂的中國無力佔領香港,亦更加無法明白強大的中國對香港不利之處。楊紫芝「倒轉槍頭幫番中國」明顯不符合她的利益,她之所以這樣做,其實就是源於上文所提及的「中國民族主義」。

支聯會青年組成員蔡佳洋。照片來源:蔡佳洋Facebook


又以蔡佳洋為例,蔡佳洋其實與每一位城市大學的學生以至香港青年一樣,都是當今世代的年輕人。他之所以會與楊紫芝一樣抱持「中國民族主義」,是源於其自小參與支聯會的活動,潛移默化地受支聯會本身「中國民族主義」的傾向所影響。
由以上楊紫芝和蔡佳洋的例子中,我們可以清晰見到,一個人的國族認同,並不是理性地形成的,而是因為個人經歷潛移默化地認成。
立場的形成除了個人經歷外,另一個因素就是私怨。著名人際關係專家戴爾?卡內基曾說到人最關注的必定是自己切身所經歷的事。不少本土派的朋友,主張「寧投建制不投泛民」,其實是源於泛民主派與本土派的票源相近,以及不少泛民主派人士如蔡佳洋因抱持「中國民族主義」而與本土派發生衝突。
同樣地,支持本土派的群眾除了有支持「香港民族主義」的一群外,更多是以往激進民主派如人民力量和社民連的支持者。他們支持本土派,其實並非因為支持「香港民族主義」以至其他本土論述和思想,而只是因不喜歡主流的泛民主派人士。這亦是很多本土派人士,會主張與「香港民族主義」沒有直接關係的「勇武」和「拆大台」的原因。





世界太多東西沒有對錯,亦沒有人知道香港應怎樣走下去。但我相信,每個人的想法,亦有其價值所在,在不同的情況和時刻下,也許會對香港有利。我們不需要認同與自己不同的立場,但卻應該尊重與自己不同的立場之人,同時要時刻留意自己的立場究竟對自己以至社會是否有利。
?
香港現今不少建制派人士,經常冒理性之名推銷極端中國民族主義,甚至協助中國推銷經濟騙局。這些欺世盜名之小人實在太多,而真正以理性的方式討論者實在太少,以致普遍的論政水平低下,無助為香港謀出路,併發展。這種情況若不改善,香港絕對難以進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